首頁 > 問與答
問與答
必威重金版权难变现、融资被拆借乐视体育还剩下什么

  “融资80亿元这笔账怎么也算不回来。”一位资深业内人士称,必威,即便算上所有赛事版权、新办公大楼、运营成本等支出。综合算下来,乐视体育去年花出去的钱也不会超过50亿元。那么,剩下的30亿元哪儿去了?“就算账上只有10亿元,乐视体育也不会如此连续违约,毕竟这对名声的伤害太大了。”该人士表示。

  多位消息人士向记者分析称,乐视体育现在“缺钱”的根源,或来源于“乐视系”之间资金的互相拆借。乐视体育B轮80亿元的融资款,部分被用于乐视生态其他的业务中,导致其现在无力继续支付亚足联等版权的续约费用。值得注意的是,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对资金问题也有过表态。根据贾跃亭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的说法,“当时控股给体育借了很多钱,体育融完资之后也有一部分钱还给控股了。”孙宏斌在一次投资者电话会议中表示,乐视体育80亿元的融资中有30亿元用在了别的地方。

  不过,在赛事运营方面,乐视体育交出的成绩单不算特别优异。去年备受瞩目却又被临时取消的国际冠军杯(ICC)北京站比赛让其十分受挫,同样取消的还有WRC(世界汽车拉力赛)中国赛。作为这两项赛事的新媒体转播方和赛事运营方。乐视体育当时给出的取消原因分别为“下雨损坏了球场草皮”和“下雨损坏了赛道”,其中“消失的草皮”更是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激进版权战略背上财务负担

  据粗略统计,自2015年开始,不算上那些未完成打款的长期合同,乐视体育在购买版权上的投入已超过30亿元。而乐视体育CEO雷振剑曾表示,以现有的媒体体系,加上广告、衍生品等所有收入,高溢价的版权仍会产生20%的负毛利。

  “正是凭借着赛事运营、智能化等业务,乐视体育才得以讲述自己是一个体育产业公司,而不只是一家体育媒体。”体育行业自媒体懒熊体育曾分析称,有这两块业务,对乐视体育B轮215亿元的估值起到了支撑作用,必威,因此在公司整体架构中非常重要。

  除赛事版权外,在乐视体育的三大事业群中,赛事运营、智能化硬件板块,也是解构乐视体育重要因素之一。

  每经记者 陈耀霖 每经编辑 文 多

  过去的2016年,乐视体育的经历正如贾跃亭所概括的那样,一半是升腾的火焰,一半是冰冷的海水。从“蒙眼狂奔”27亿元拿下中超版权、高调完成80亿元B轮融资,再到资金链危机、高管离职、接连失去亚足联赛事和中超版权……没有哪家体育公司,在一年的时间里经历过如此的大起大落。

  风暴过后,再复盘乐视体育的得失,或许能更加客观理性。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实地探访乐视体育总部,并采访多位内部人士、投资机构和业内专家,欲揭开乐视体育这场“蒙眼狂奔”背后的打法和秘密。

  更庞大的意图在于,看似不计成本的版权投入,背后是乐视体育更深层的布局逻辑。一位体育行业观察者曾指出:“先在全部的体育赛事范围内广泛撒网,一旦让用户养成在乐视收看的习惯,并进入其已经布局好的产业链,那再想离开很难了。”

  “丢版权是资金出了问题,但赛事运营上出现的问题,就暴露出公司经营方式的粗放。”一位乐视赛事运营中心前员工对记者称,对于国际冠军杯赛一事,草皮坑洼问题处理过程较无序,还出现了沟通失误。

  此前,在体育媒体平台这个领域,、PPTV、腾讯等早已经营多年。作为市场的后来者,乐视体育如果希望建立竞争门槛,确实需要在版权购买上下更大的功夫。版权还有利于资本市场,多位业内人士都认为,以27亿元拿下中超版权,对乐视B轮融资的规模有决定性影响。

  假如失去了内容和流量,就失去了布局的根基。

  “试想一下,必威,你可以在乐视超级电视或手机上看个比赛、在乐视APP上吐个槽,骑着乐视自行车去乐视生态中心五棵松球馆看球……一旦垄断形成,你很难逃离乐视的生态。”该人士如此描述乐视体育的雄心壮志。

  作为非上市公司,乐视体育的财务状况鲜有披露。腾讯科技曾在乐视体育完成B轮融资前称,截至2015年11月30日,这家公司营收2.91亿元,净亏损5.69亿元。而作为乐视体育投资方的凯撒旅游, 在2016年3月16日也曾公告,截至2015年底,乐视体育未经审计总资产44.42亿元,净资产4.08亿元;2015年全年未经审计营业收入4.17亿元。

  “感谢关注,乐视体育没问题。挤掉了一些泡沫反而更健康了,基本面也会更好。会在合适的时机出来跟大家聊一聊。”在经过了多次沟通尝试后,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回复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说,乐视体育现在处在“埋头做事”的阶段,此时已不便再对外界多说什么。

  实际上,在经过了去年底调整后,目前乐视体育的四大业务板块缩减为三个,分别为体育媒体、赛事运营、体育消费业务。在给员工发送的内部信《乐视体育的中场战事》中,雷振剑也提到:2017年将会引入全新的赛事IP,并适时成立独立运营的赛事管理公司;此外,乐视体育已做出切入体育装备消费领域的决心。

  雷振剑:挤掉泡沫更健康

  “之前没有人会想走,因为乐视就是最好的平台。”一位已离职的乐视体育员工回忆说,回溯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,公司都处于急速扩张状态。当时签下版权的速度要以天计算,“一年的时间,公司完成了250个项目以上的签约,管版权的副总余航基本每天都在签合同”。

  曾将资金用别处

  通过“烧钱”扩张,后来者乐视体育用“时间换空间”,迅速做大规模,成立不到3年就一举成为体育产业龙头公司。然而,当繁华褪去后,版权成本压力过大、粗放式成长的隐患,开始一个个逐渐显现。

  接连丢失几个重要版权,都离不开“缺钱”二字。那么,乐视体育的钱去哪儿了?

  对于一家体育媒体公司来说,必威,没有什么比版权更能称得上生存的基本。

  一个最直接的例子或许是,耕耘了英超多年的新英体育,去年拟在港股冲击IPO。而苏宁出手以50亿元夺走英超版权后,新英体育借壳上市进程终止。

  理想是美好的,唯一的问题或在于,乐视体育何时能到达那一天?

  最近的一次则在2016末,乐视体育曾宣布,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是2015年的6倍,超过24亿元,净利润状况则未对外公布。

  当时,大概没有人会想到,在完成B轮融资不到半年后,乐视体育会在如此短时间内遇到今天的情况。

  凭借高速的版权战略,乐视体育得以迅速建立起庞大的版权壁垒,并在资本市场上获得青睐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获取的一份乐视体育B轮融资文件显示:“公司拥有全球种类最全、数量最多的体育赛事版权资源,涵盖了17类运动、191种项目、135个独家赛事版权。目前日均VV(访客访问次数)达到约1535万,日均UV(独立访客量)达到约626万……”

  情况在2016年7月27日这一天急转直下,乐视体育作为运营方的ICC国际冠军杯中国赛因草皮问题而临时取消。自此后,公司先是曝出ATP网球大师赛因款项不到位而面临信号被掐危机,紧接着是英超“信号危机”,此后又出现宣布裁员、高管离职等系列风波。最近则是亚足联赛事和中超版权丢失,一时乐视承受的舆论压力到达顶峰。

  可以看出,在B轮80亿元融资完成交割后,即使在各方面仍有较大投入,乐视体育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“缺钱”。

  另一个例子就是乐视体育,凭借着丰富的赛事版权资源,2015年和2016年,乐视体育先后完成了两轮金额分别为8亿元、80亿元的融资,公司估值从30亿元飙升至215亿元,成立不到3年就从新入局者一跃成为行业龙头,必威。和传统视频网站类似,用独家内容吸引用户,再通过广告和流量变现,是体育媒体平台目前最主要的盈利模式。

  问题从何而来?一位资深体育产业观察者认为,过高的版权获取成本,让乐视体育背上了沉重的财务负担。而版权在变现上又遇到了艰难的瓶颈,缺乏有效“回血”,导致乐视体育现在的一些困境。

  一位乐视体育内部人士对记者称,放弃中超版权,正是来自乐视系更高层的决定。同时,“孙宏斌也表过态,为中超(版权)花费了13.5亿元,一共才收回来5000多万元……这个事是不能干的。”

  因此对于未来,“转型”和“精细化运营”是乐视体育现在经常提到的两个关键词。前述乐视体育内部人士就对记者透露:乐视体育要告别此前“烧钱”扩张、“蒙眼狂奔”的时代,进入精细化运营,追求正向盈利。打造全媒体是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